侯官

她大路他二路都是他路囧

John Fan:

我一直在思考,第一次去非洲拍些什么,可总没有清楚的概念。安波塞利的两天让我的思绪逐渐凝聚起来。非洲的这些动物我们在动物园也能见到,我究竟为什么要不远万里来到非洲?生活在非洲草原,动物的生存环境远比动物园恶劣,寿命也远远减少。但是呼吸自由空气的生物让我感觉到它属于自由的灵气。时常摄影朋友问我怎么拍摄一个场景,我的标准答案总是“跟着感觉走”。两天下来我终于隐隐地感觉到了非洲的脉搏。

平常:

这些可爱的鹿儿,似水而柔,融化一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