侯官

她大路他二路都是他路囧

HistoricalPics:

Tony Futura,住在柏林的数字艺术家,他的超现实主义作品对现代西方生活的物质主义和流行文化进行了有趣的嘲讽,当然,也不是极其刻薄。

工画師莲羊:

大自然的色彩,原来桐谷真理菜的那幅岩彩画是写生,不是YY😂。

见到这款アジサイ(紫阳花)之前一直以为是她对花瓣的色彩做了夸张的艺术处理。


附带了这款花的照片在后面,大家试着用厚堆的岩彩技法和薄涂的水彩技法写生试一下~

核桃蛋的博物馆:

18世纪 聚会树 辽宁省博物馆藏

18th century/Statue of a Mandala Tree/Liaoning Provincial Museum

为上师和所持本尊聚会的法界场景 台座代表大海 上有如意果树 最上方为上师五世达赖 下方为无量寿佛 再下为释迦牟尼 周围是罗汉 天王 佛弟子和龙王等 

工画師莲羊:

关于“艺术”和“商业”

专门抽了一周,回央美的百年校庆,看看十年没见的老同学,看看学弟妹们的毕业作品。

到了学校后,才知道“偷学”岩彩的学弟妹们那么多。从早上十点被学妹接到了国画系,到晚上七点,陆续来了好几波国画、壁画以及莲子羹的同学,一直有问不完的问题。他们对岩彩充满好奇,即便老师没有教,他们也会通过各种途径去学习。

其中被问到最多的问题是毕业以后怎么靠画活下去的问题。这是每个学生,即便是央美的学生都很焦虑的问题。

每当他们问学校问自己的导师如何去经营自己如何去销售自己作品的时候,对方简单粗暴的丢来一句“不要商业化”……

我问学弟妹们为什么你们现在这么小就开始反思、开始困惑?他们说因为有互联网,看得见别人在干什么,别人怎么在活。

美院,是在教学生们修仙;毕业,就是大家掉落凡间的一刻。为了躲避凡间俗世,大家继续读博,希望留校,继续留在这安稳的仙境里………

老一代,靠全国美展、靠画院、靠国家历史题材等途径,稳固了自己的地位,年轻一代的艺术之路,也许老先生们也不知道怎么给你指路,造就了一个个吃着麦当劳坐着地铁听着当代音乐还画着“文人画”的孩子。

将自己的作品,找到最合适的渠道和手法变现成价值,这是这个时代每个画家的必修课。走拍卖、走画廊、作为小说或游戏封面、在几十亿人里找到愿意为自己作品买单的人………路有千千万万条,没人教就自己学习吧。

每年几十万的美术从业人员毕业进入社会,除了变强、熟悉社会规则,没有更好的方法帮大家活下去。




本帖作品来自央美毕业展的拍摄。

HistoricalPics:

“Michael Parkes的幻想世界”
- 美国艺术家,住在西班牙,闻名于世的是幻想艺术;擅长绘画,雕塑及石版画。

HistoricalPics:

美国画家Aron Wiesenfeld的作品,敏感,忧郁但又有机智灵动的叙事方式。

lynn小枼:

来一张朋友的娃,好喜欢,虽然画得还不够劲道哈哈哈哈,继续加油!

Andrea 莫非:

#每日一画:又掉进坑里,以为今天能画完,结果还是没有[捂脸]艺术的坑,愈陷愈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