侯官

她大路他二路都是他路囧

风之情侣:

这首Danny boy,爱尔兰民谣,多年来音乐界传唱的经典,甚至被誉为爱尔兰的“第二国歌”,翻唱它又改编成乐曲的版本无数。而它原本的歌词,讲的是在一个世纪前,一位爱尔兰父亲给儿子写的信,他的儿子即将从军出征。他说号角已吹响,你要远走天涯,而等你回来的时候,我已在此长眠。父子之情深情厚谊,而战争的脚步又隐隐的残酷无法阻挡。只有在哀伤的旋律里,慢慢地飞向空中,像凋落的花瓣一样飞扬。

   《Danny Boy》在旋律上是非常的简单的,四四拍,一个八度,歌词也简单,简单的几句式叠句。可是爱尔兰民谣即使那么简单,它依旧保持着天籁和诗化的意境,和中国的《诗经》一样。爱尔兰民谣多是流畅的舒缓的,将人的情绪表现在音乐里,淋漓尽致的展现在众人面前,爱尔兰如风一般的声音,空灵的意境,像是一个活在史书里的世外桃源。但是它唱的民歌是老百姓的声音,是关于这块土地上发生过的,爱恋,亲情,战乱,神话,福祉。。。。DANNY BOY可以看作是一首亲情的离别之作,也可以解读出对战争的反感,还有现世幸福的渴望。

世界上有诸多歌手用不同风格唱过它,其中爱尔兰本土歌手meav, lisa kelly, 英国美声小歌手charlotte church, Declan Galbraith ,新西兰美女hayley westenra,她们用凯尔特民歌唱法去唱这首歌,清一色的空灵温婉,声音像泉水一样,听着像美酒滋润心田,是最本色的爱尔兰民歌。另有天使之翼合唱团,奥地利童声合唱团等用童声合唱的形式唱这首歌,洁净不带杂质,犹如是天使留在人间的挽歌。Andy Williams, elvis presley用流行唱法来表现的这首歌,声音圆润,感情内敛,慈爱的心充满着期待和伤感。爵士圣手BILL EVANS用钢琴来演奏,保留原曲的基调外又加入爵士的节奏和乐句,流畅到潇洒自如。小野丽莎用BOSSA NOVA来唱,如清咖啡里带了一点点甜。无论是美声、爵士、合唱、民谣、流行去演绎这首歌,还是用各种乐器去独奏,它给人的魅力始终是清净顽强的,像小草一样开满了地球的山涯。

风之情侣:

这首响誉全球的人声作品Concerto pour deux Voix,是由法国作曲家Saint-Preux创作,早在1969年就有了第一个版本,当时是给法国香颂歌手Danielle Licari来演唱。而近年来大家所熟知的第二个版本,是2005年的时候,作曲家再次改编了这支曲子,由他的女儿clemence和演《放牛班的春天》的小男孩Jean-Baptiste Maunier来一起演唱,因此它的名字也叫《双童声协奏曲》

Concerto  pour  une  voixDanielle  Licari - Gold

整篇音乐没有一句歌词,只有歌手天籟般的吟唱。当听第一个版本的时候,曲调舒缓,编曲以古典交响为主,空灵轻的女声如高山上的流水缓缓地流下山体,或是一部分蒸发成了云气飘向空中,在半雾半山水间游离的感觉。听第二个版本时,古典吉他、弦乐、打击乐,多彩的音乐增加了乐曲的节奏感,两个孩子起伏的声音,仿佛是空中的两只云雀在竟相追逐。虽然孩子的声音还有些稚嫩和羞涩,但是它是洁白的一张纸,还未写上任何标签,无瑕的声音里有自然界的本性,将天性还原得淋漓尽致而无所顾忌。

末言:

If I could fly I'd be coming right back home to you
如果我能高飞,我会立即飞回家,飞回你身边
I think I might give up everything just ask me to
如果你需要,我也会你放弃所有

末言:

'Cause we're scared to be loney
因为我们都害怕孤独
Do we need somebody
我们都需要有人陪伴
Just to feel like we're alright
让我们感觉一切安好
Is the only reason you're holding me tonight
这就是你今晚拥我在怀的唯一理由吗
'Cause we're scared to be loney
因为我们都害怕孤独

风之情侣:

这首calypso blues是爵士歌王NAT KING COLE曾经创作的作品,根据加勒比海地区的TRINIDAD岛屿上的土著音乐来创作的,整首歌节奏很明快,用一把非洲鼓作伴奏,唱起来是快乐韵味十足。

Calypso是TRINIDAD特有的音乐,它是由法国和非洲两种融合的文化产生的,分布于特立尼达,牙海加,安提瓜,委内瑞拉等国家。这是南美洲加勒比海地区,一开始是哥伦布航海来到了这里,后来法国人在这里建殖民地,又开展了贬卖黑奴的活动。和整个美洲一样,这里也建起了一座座农场,由黑奴来从事劳动。黑人的音乐节奏,法国人的民歌风格,西班牙音乐,当地土著人文化,慢慢地融合成了CALYPSO这种新的民歌。如今这个地区成了一个个独立的国家,形成了自己的文化,CALYPSO民歌也是他们独具特色的音乐,传播到世界上其它的地方。听到那样的歌曲,它没有很强的旋律性,一句唱词变化的音不多,甚至是只有一个音唱几句歌,但是它的节奏很丰富,动感的方式让人忍不住跟它摇摆起来。

在nat king cole编写的这首calypsoblues里,唱出了一个很有趣心灵放松的旅程。来到TRINIDAD岛,吃当地的土著妇女做的虾米饭,一美元可以买到番木瓜汁,香蕉饼,六个椰果,一个母羊,装了整整一条小船,口袋空空,但是装回了CALYPSO歌谣。城里的生活很不安,热狗香肠让身体不舒服,项链让脖子累赘,脚被鞋子束缚,那么抛开这些,来到这个海边来散散心吧。在这里的人是思他所思,做他所做,完全的释放天性,没有装饰和矫做。和他以前写的爵士歌曲是截然不同的风格,在这里华丽不在,自由是随着海水的波动在起伏的,显得那么像个老顽童。他也没有刻意地安排这首歌要怎么编曲,只用一把非洲鼓从头敲到尾就搞定了,这场旅程玩得够HIGH了,你的心还在SAD吗?

小豆之家:

Oh oh ah my eagle eyes,
oh,我鹰一样的眼睛
My my my eagle eyes
我鹰一样的眼睛
Marching down the street
我轻快的步伐
In my lightning feet
在街头巡视
And the shine's too fine to be real
这光芒美的不真实
Fake it so I care for the glisten and the glare
遮住它我就不觉得反光和炫目

And now it's glare
而现在变得清晰
Something I'm starting to feel
我开始察觉到一些事情
Oh oh ah my eagle eyes,
oh,我鹰一样的眼睛
My my my eagle eyes
我鹰一样的眼睛
I caught a glimpse with my eagle eyes
我锐利的眼睛瞥到一处
Left it up to the great wide open
离开它到大门敞开的地方
To find out the places I'd be
找到我最后的归宿
In my sleep they were growing all the time
他们在我梦里肆意生长
And now they've grown too far from me
而现在,他们将长大离我远走
Didn't know how to wait out the ages
不知道该如何让年岁静止
So I wrecked my only way through
所以我将杀出属于自己的路
Blind bravery forgets the wars it wages
盲目的勇敢忘了自己是战争的源头
But I'll fight just to see if it's true
但我将试着 检验它的真实性
Left it up to the great wide open
离开它到大门敞开的地方
To find out the places I'd be
找到我最后的归宿
In my sleep they were growing all the time
他们在我梦里肆意生长
And now they've grown too far from me
而现在,他们将长大离我远走
Didn't know how to wait out the ages
不知道该如何让年岁静止
So I wrecked my only way through
所以我将杀出属于自己的路
Blind bravery forgets the wars it wages
盲目的勇敢忘了自己是战争的源头
But I'll fight just to see if it's true
但我将试着 检验它的真实性
Oh oh ah my eagle eyes,
oh,我鹰一样的眼睛
My my my eagle eyes
我锐利的眼睛
Oh oh ah my eagle eyes,
oh,我鹰一样的眼睛
My my my eagle eyes
我锐利的眼睛
Oh oh ah my eagle eyes,
oh,我鹰一样的眼睛
My my my eagle eyes
我锐利的眼睛
Oh oh ah my eagle eyes,
oh,我鹰一样的眼睛
My my my eagle eyes
我锐利的眼睛

网易云音乐同步更新

用户名:小豆之家

小豆之家敬上!